阿西家的小狮子

周防尊狂热厨,尊礼不逆不拆,咸鱼画手辣鸡文手,吃粮请戳置顶那位阿西太太,她是我老婆。

【尊礼】青春期就该玩乙女游戏

◆预警见前篇

◆爆炸ooc请注意避雷


6


“草薙,终端还我。”


草薙出云,专业治网瘾二十年。


他和周防原来只差了一年级,现在周防还在高三沾花惹草,他却已经在酒吧当了三年大龄单身青年了。


在周防留了两年高三的残酷事实和X信公众号各种有理有据的摧残下,草薙出云毅然决然的没收了周防的终端,希望他能像公众号文章里面的那样痛改前非好好学习最后考一个能看得上的大学。


然而草薙被没收了终端断了网的网瘾少年周防尊游戏进度照旧,期末考试的时候甚至带着八田一帮人在游戏厅火拼,好在有十束拦着,不然大名鼎鼎的不良少年周防尊现在不知道会在那个网戒中心电疗。


消停了小半年的周防现在又来找他要终端机,不行,铁定没好事。


7


“不行。”←来自义正言辞斩钉截铁的草薙出云。


“我帮你忙。”←来自懒洋洋的周防尊。


“你能帮我什么忙?你好好学习我就很欣慰了。”←来自脸上写满慈父关怀的草薙出云。


“啧…你…越来越像老头子了。”←来自一听见学习就头疼的周防尊。


“?那你别想拿终端了。”←来自水嫩嫩的草薙出云(草薙本人语)


“我帮你约淡岛老师。”


“成交,你自己去拿终端吧。”


8


“……所以终端在哪儿?”


“安娜放内◆◆衣的抽屉里。”


“……。”


9


最后的结局是,大龄单身青年草薙出云如愿以偿的约上了他一见钟情的淡岛老师,而周防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终端机。


并且没有解锁什么变态幼女控的称号。


真是让人感动的结局。


【尊礼】青春期就该玩乙女游戏

◆学园K设定的周防和宗像无意间玩起了自己的乙女游戏

◆原游戏内容有捏造

◆OOC超不正经,段子系列


1


“哈,学生会会长也会沉迷游戏么。”


宗像礼司目前正面临着一个巨大难题。

他仔细端详着终端屏幕上的人物「周防尊」,又抬头看了看还没睡醒就要急着吐槽他的红毛同桌,终于发现了什么问题。


“这是你。”


他再三对比了终端上的立绘和现实中的人物之后终于忍不住把终端拿到红毛前面。


2


周防很累,周防想睡觉,就算同桌的宗像拿他的须须打蝴蝶结他都懒得再掀眼皮。


直到宗像气不过,把耳机往他耳朵边上一架。


“我喜欢你,木野花沙耶。”


周防一个激灵,我操,这令人迷醉的烟酒嗓,这令人沦陷的告白——等等,这不是老子的声音吗??!


关键是…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宗像礼司你他妈干什么??!!!”


3


“我不小心访问到了恶意网址,然后这个游戏就出现了。”


面对宗像礼司诚恳(?)的目光,周防尊也有点动摇。


终端屏幕上是这样一副画面,他、还有高二年级的木野花沙耶,两个人亲密的挨在一起,仰头观赏冬日罕见的樱花。


“看不出来,您这种野蛮人也会招女性喜欢呢。”


一模一样的名字、包括校名、班级、地址、信息,游戏制作人好像开了上帝视角把他和他的人生窥探了个遍,就连他的身材比例都画的一模一样,按道理来说周防尊应该是有点羞耻心的,然后去把游戏制作人暴打一顿,烧个干净。


可惜周防尊并没有,他不仅轻易的接受了游戏和现实的背景一模一样,甚至还想幸好这游戏没有透露出他上次回寝室恶意把宗像的抹茶粉和芥末粉对半掺起来这种事。


4


下课了,宗像开了外放声音,周防没来由的虎躯一震。


「木野花沙耶」:周防学长和宗像学长关系真好啊。

「周防尊」:他是个阴险小人,我讨厌他。


周防心里暗爽,这真是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啊,他去偷瞄宗像,宗像似乎在思考什么。


「木野花沙耶」:唉!?可是你们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周防尊」:哈,我可是很喜欢他喝掺了芥末粉的抹茶时候的那副狼狈样子啊。


……。药丸。


5


咚。


“由于周防尊同学恶意用头部破坏课桌,在此我向淡岛老师您提出申请,再配置一张新的课桌。”


置顶。

垃圾文手,咸鱼画手疯狗/江无妄。
尊礼狂热厨,荒天狂热厨,孩厨。
段子流写手,不会写东西。
吃粮请戳 @阿西
老婆世界第一可爱,我爱她一辈子。

【尊礼】有病的十题。

#OOC爆炸预警
#老年文手写不出什么东西了瞎掰扯点段子玩
#不care我可以,但请务必支持和关注我老婆 @阿西

1.被疑似上个世纪搭讪用的话搭讪了,心烦。

2.因为两位2.4岁的王互相看不顺眼而引发的大规模拆迁。

3.《我和我的宿敌每天都能莫名其妙的遇见,该怎么避开他?》——X乎热门提问榜前三

4.斜飞和须须好像没有哪个是正常的,互相吐槽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5.如果说垃圾桶和你二选一,我宁可选择和垃圾桶共处一室。

6.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吧,一只醉趴在吧台上的蓝斜飞,一只醉瘫在地下的红须须,一位濒临失业崩溃的酒保,一场人间惨剧。

7.你不也没戒烟。

8.你的工作只有扑倒我这一项吗?

9.在今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说你爱我吧。

10.隔着血和雪的,迟到的相拥和吻。

屯。

屯梗和设定。
世界观和设定来自手游《猎魂觉醒》,掺杂部分ABO设定。

周防尊,泰坦系拳甲,阵营(帮派?)是吠舞罗兄弟会(?),出生于骑士家庭但常年混迹于市井街头,拉拢了一帮小弟浩浩荡荡的在街上耍威风,对火焰元素的掌控和耐性都很不错,成年觉醒成为A后应征入伍去做了游侠骑士,输出暴力但不喜欢冥想①,长年踩着失去心智②的红线玩漂移,信息素是麦酒。

宗像礼司,秘术系的双刀,阵营是偏向贵族的S4,皇室血统天赋异禀,还未成年国/家的大半权利就都掌握在他手里。擅长时间凝固和小幅度的折叠空间,成年后甚至凭借皇室血统可以毫不费力的创造空间,知道他是O的人全都已经被秘密处死,信息素是安神香③。

以下一些想写的梗。


宗像做王子的时候就有坐骑,周防虽说在骑士家庭中长大却根本没怎么骑过那玩意,在被宗像嘲笑过后气不过,避开守城人员的视线自己去荒野逮马,结果忘了带龙延香被马踹了好几脚,成年后出任务再也不骑马。

宗像的信息素是安神香,那次他忘了往周防和自己的包里揣,砍完巨兽的周防久违的陷入狂暴,宗像不得不释放信息素纵容周防吸血,总算安抚好了周防他本人都要虚脱了,却不想重新变精神的周防压住他就干了个爽x

没了,可能会填坑。
①不让游侠骑士吸收兽类的猎魂时陷入狂暴而迷失心智的方法。
②↑
③有安抚狂暴的作用。

【尊礼】有关猫猫和兔兔的童话故事

动物拟,重度ooc
一发完结,我也不知道自己放飞自我写了什么东西

1.
周防猫喜欢强的,所以他本能是想找只狗来打架。
恋爱对象也应该是狗……吧。
周防猫缩在沙发上这么想到。

2.
宗像兔是一只很强的兔兔,他今天当着一只傻猫的面打爆了流浪恶狗的狗头,猫还是一只笨猫
他看着笨猫目瞪口呆的表情没来由的有点得意,蹬了蹬腿跳回地面,然后被猫一爪子摁住了。

“…和我交往。”

“阁下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

3.
周防猫看见一只兔子打爆了草薙猫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
「他好强。」
↑这是周防猫想说的。
“…和我交往。”
↑这是周防猫实际说出口的。

…交配脑的周防不仅得到了嘲讽,还得到了一记有力的兔兔飞踢。

4.
从那天开始周防潜伏进了兔子窝。
他本来就是整个街区的野猫头,过人(?)的力量再加上高超的攀爬能力,潜入兔兔们的小窝并且装作一只兔子简直轻而易举。
今天是他第四天睡在宗像兔的旁边了。
在天完全亮起之前周防猫长长的伸了个懒腰,伸出舌头舔了舔宗像兔的耳朵尖,然后跃上了墙头。

他没有看见的是,宗像兔悄悄的睁开了眼睛。

5.
宗像兔早就知道周防猫蹲进兔子窝的事实。
「野蛮猫,耳朵都不知道变长一些。」
「野蛮猫,尾巴都不收一收。」
「野蛮猫,爪子挠到我了。」
「野蛮猫,不准舔我耳朵。」
他有许多的话想告诉这只黑耳朵的花猫,甚至想过拉住他不让他走。
【听说了吗,城管要开始抓猫啦。】
这是小主人和朋友闲聊的时候说起的,他终于还是没告诉周防猫,而是默默的看着爬墙的猫,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墙的另一面。

——好像落入另一个他永远也无法到达的世界。

6.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宗像兔轻声说着,看了看墙头。
墙头没有再扒着一只黑耳朵的金色猫了。
他有些失落。

7.
那天下了雪,宗像兔的主人把三只兔子都放进了房间,笼子正对着落地窗。
宗像兔正在暖气的包围下昏昏欲睡,恍惚间他听见了一只猫嘶哑的哀叫。
他睁开眼睛,带着莫名的心慌看向落地窗外。
雪地上有一摊血,一只皮靴踩在一条毛茸茸的尾巴上面,尾巴尖还有撮黑色的绒毛。

宗像兔认得,那是周防猫尾巴上的毛。

8.
宗像兔从未因为自己是一只兔子而感到如此的绝望过,他的天地只有一方狭窄的笼子。
他想出去,他想救那只笨猫。

然而门外嘶哑的哀叫声没有持续多久。

宗像兔头一回做了噩梦。

9.
童话当然要有童话的结局。
春暖花开的时候,宗像兔的笼子被一只金毛黑耳的大猫扒了。
大猫的尾巴短了一节。

10.
“宗像,黑色的尾巴毛没有了。”
“不愧是野蛮猫,我明明那么中意你的尾巴。”
“哈…我看我哪里的毛你都中意的很。”
“哼。”
宗像兔蜷在周防猫肚皮上的软毛里一时有些语塞,只好用软乎乎的兔爪拍了拍身下猫的肚皮。
“阁下晒太阳的时候还请闭上嘴。”

——END——

【尊礼】幼稚鬼


双王,段子流小故事,有捏造,ooc爆表
如果可以那么——↓

1.谁的剑大。

淡岛世理无意间说了赤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很大,自此以后宗像就老拿这个说事。

“周防,你的剑比我大呢。”

一次闲谈时宗像无意中说到。

“喔,是吗。”

周防挑眉。

“所以阁下要保证它不掉下来。”

又来了,周防蹙眉,一手扳着他肩膀猛然发力将人摁在地下,空出的手牵着宗像的手往小腹摸索。

“这里也比你的大,宗像。”

“……?”

2.突如其来。

宗像喜欢突然压住周防,然后慢条斯理的在周防的唇上落吻。

周防喜欢在把宗像往后拖的时候猛然挺腰,这样就能听见宗像狼狈的叫出来。


3.不坦诚的。

宗像早就发现了,周防尊在有些方面不够坦诚。

“阁下为什么送水果?”
赤之王咬着烟深吸了一口,装模作样的哼了一声。
“反正不是生日礼物。”

“…阁下为什么亲我。”
赤之王舔了舔唇角轻哼出声。
“很吵,宗像。”

“疼吗…周防。”

长剑贯进胸膛时周防听到这样的低喃声。
他深深的吸气,费力的抬手揽着宗像的后脑,用胸口仅剩的、没有被血沾湿的干净地方盖住恋人的视线。

“…我不疼,宗像。”

他叹道,随后闭上眼睛。

开学前皮一下233333

8102年了,我才跳坑到K。
不管怎么说先来一发猫拟(被揍扁x

是私设呜呜呜…。
蒸汽朋克芳真的不了解一下吗。
在扩列的边缘试探。